當代科學哲學的發展訴求哲學論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13 我要投稿

  當代科學哲學發展趨勢的探討,首要解決的就是立場、觀點、方法問題。比如說,我們怎樣理解科學、科學哲學,是從動態的歷史發展角度還是從靜態的現有理論、觀念模式出發討論問題?我們是站在傳統科學哲學理論和方法的內部來探討問題,還是從科學以及科學哲學發生、發展的外部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環境考量問題,還是從科學哲學的內部和外部的對話、交流、協商來討論問題?很難說哪一個研究方法就是正確的研究方法,對于問題的不同角度探討、對話、交流可以開闊我們眼界,啟發我們思考,使我們對于問題認識更全面。我們的問題研究必須保持一個開放的心態。

  一 尋根:科學之根與哲學之根

  我們現在討論的科學哲學,常常指的就是現代西方科學哲學。我們追溯科學哲學歷史,也就是回眸20世紀科學哲學的百年發展史。對于科學哲學可以有不同的定義和理解,但是科學哲學總是與一些偉大人物的名字及其思想不可分割地聯系在一起,在這一點上是有共識的。19世紀中葉康德哲學衰落,經驗主義、實證主義思潮興起,孔德是早期代表人物。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物理學革命刺激了自然科學哲學問題的研究,馬赫的經驗主義、彭加勒的約定主義和羅素與維特根斯坦的邏輯原子主義精彩紛呈。20世紀20年代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哲學誕生和確立,應主要歸功于石里克、卡爾納普、賴欣巴哈和亨普爾等邏輯實證主義代表人物的杰出工作。20世紀前半葉,以邏輯實證主義為主力確立了科學哲學的學科地位,邏輯主義、科學主義甚至是物理主義支配著科學哲學的早期發展。這與當時物理學蓬勃發展的局面相適應,并確立了從觀察向理論單向過度的科學發展模式。科學哲學與邏輯實證主義以來的科學哲學研究傳統密不可分,邏輯實證主義是科學哲學的傳統和主流代表。

  邏輯實證主義拒斥形而上學,規避形而上學的本體論困難,但也同時失卻了其存在、發展的社會歷史根基。20世紀60年代,繼圖爾敏、漢森之后,庫恩《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出版,標志著科學哲學“歷史主義學派”的形成,預示了科學哲學從邏輯主義向歷史主義的轉變。拉卡托斯批判和改進波普爾的“批判理性主義”,提出一種肯定科學理論具有內在整體性結構的“精致證偽主義”或“科學綱領方法論”,發展了庫恩的歷史主義主張。而費耶阿本德則把庫恩的歷史主義推向極端,走向無政府主義,宣稱“怎么都行”。費耶阿本德既屬于歷史主義學派,又可以看作是典型的后現代科學哲學家。

  科學哲學的第二次轉向就是后現代轉向,其中的著名人物有波普爾、費耶阿本德、羅蒂、法因、利奧塔等哲學家,他們在哲學觀點上具有“家族相似”。主要表現為從傳統科學哲學的基礎主義、本質主義轉向反基礎主義和反本質主義,從科學認識論轉向鼓吹認識論之死、“怎么都行”,從拒斥形而上學到終結形而上學。后現代主義的分離、解構、消解和非中心化特征,蘊涵著平權、民主、多元對話的某種啟示和可能性,但同時也常常給人迷茫和無根的感覺,具有某種瓦解和顛覆的危險。

  對于20世紀科學哲學歷史發展的回顧,使我們認識到科學哲學不是一個靜態的邏輯知識體系,也不是一個固定的科學方法表達,而是一個不斷開拓與求索、批判與建構的動態發展過程。科學哲學(philosophy of science)作為一門學科,它的研究對象是科學,它的學科性質是哲學,這是沒有疑義的。從科學哲學這一學科名稱來看,至少我們可以在“科學”和“哲學”這兩大方向上,深深扎下根去,汲取科學哲學發展、壯大的營養。科學是科學哲學的反思對象,如果我們抱著哲學王的架子,不肯伏下身去認真鉆研當代科技發展的最新成果,那么科學哲學發展就成為無源之水,就沒有了生機,就必然要走向衰落。當今我們要特別關注自然科學研究中某些哲學熱點問題的研究,如物理學上的復雜性問題,生物學上有關還原、突現、層次等概念的探討,以及認知科學、計算機科學、神經科學、人工智能研究中的語言哲學與心靈哲學問題等等。但要注意的是,某些后現代科學常常是對于現代科學的瓦解和解構,更有甚者鼓吹的是神學和迷信,這種“科學”不能成為科學哲學的正面材料,只具有反面研究價值。哲學是科學哲學的學科性質,科學哲學如果丟掉了它的“哲學性”那也就不是科學哲學了,也就沒有其存在的必要了。所謂“哲學性”,簡單說就是超越現實的某種理想性、思辨性、“形而上”。科學哲學的主流邏輯實證主義雖說是拒斥形而上學,但是采用的卻是邏輯主義方法,具有不可否認的“哲學性”。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科學哲學作為一門哲學學科才得以迅速確立,并成為當時不可一世的哲學主流。當今科學哲學開展了跨學科的研究,采取了多元化的研究方法,但科學“哲學”研究仍然是最重要的根基。“當代科學哲學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科學的實在論與反實在論兩大陣營之間的較量與爭論。”[1]

  二 超越:視域拓展與方法創新

  傳統科學哲學以邏輯實證主義為代表,強調“科學”與“非科學”的絕對界限,拒斥形而上學,固守科學主義陣營。但是漢森的“觀察滲透理論”觀點,從根本上動搖了證實主義,也傷及證偽主義。庫恩的科學革命理論跳出傳統科學哲學理論的固有束縛,將研究視域轉向科學“范式”轉換的外部社會歷史環境分析,開拓出科學哲學研究的新領地。薩頓建基在科學史研究基礎上的科學人文化研究(新人文主義)致力于在自然科學與人文學科之間架設貫通橋梁,開創了科學哲學研究中的科學文化研究。科學的社會建構理論以及后現代科學哲學研究都可以看作這種科學文化研究的后續表征。在科學哲學的這種視域轉換和研究拓展中,科學哲學豐富了自己的研究內容,拓寬和加深了對于科學的理解。科學哲學要謀求發展,一方面要堅守自己的固有陣地,另一方面要開闊視野,拓展疆土。我們的科學哲學研究要關注科學發展的新類型和新觀念,探討不可重復現象和行為研究的可能性,探討科學的社會運用及其價值表現,探討知識的自反性等問題。[2]簡言之,要重視“第二類科學”的研究。

  當代西方科學哲學的兩次重大轉變,即從邏輯主義向歷史主義、從歷史主義向后現代主義的轉變,雖然說都為科學哲學研究開拓出新的領地,對科學哲學的發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但科學哲學的發展卻沒有因此而獲得強壯發展之勢。按照費耶阿本德所說,科學哲學是一個有偉大過去的學科,道出了科學哲學的發展危機。對于費耶阿本德的觀點我們不能完全同意,正像科學有偉大的未來一樣,科學哲學也應當有偉大的未來。從某些僵化科學哲學發展模式和方法的困境否定科學哲學整體的未來發展是缺少充分根據的。邏輯實證主義的科學哲學方法論實質上是一種還原論的方法論,歷史主義的科學方法論從還原論轉向整體論(后現代主義者的科學哲學方法論則更為寬泛),還原論和整體論都有他們各自的理論特點和存在價值,但也都有其各自的缺陷。還原論思維方式的狹隘性及其形式語言需要在整體論中得到補充與解釋,而整體論思維方式的模糊性需借鑒還原論予以澄清。[3]科學哲學研究必須創新研究方法,要善于在還原論與整體論之間保持一種必要的張力,使二者之間達到一種必要的補充和制約。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科學哲學工作者在引進、評介西方科學哲學思想方面作了許多基礎性工作。我國科學哲學研究工作要想重新煥發生機,取得突破性進展,就必須在理論和方法的創新上下功夫。但是創新不是無根據、無原則的“怎么都行”,而是要立足 “科學”與“哲學”基礎之上的創新。

  第一,要追蹤科學技術最新進展,建立科學技術專家與科學哲學工作者的聯盟;

  第二,要反思科學哲學與自然哲學的相互關系,挖掘現代自然科學家的新自然哲學的啟示意義;

  第三,科學哲學研究要引入歷史、文化研究內容和方法,涵蓋科學哲學文化研究;

  第四,要貼近我國現代化實踐和社會生活,探索在科學認識論、科學方法論之外的科學存在論。

  [參考文獻]

  [1]郭貴春,成素梅. 也論科學哲學研究的方向[J]. 哲學動態. 2003(12): 16.

  [2]董光璧. 從科學思想的進展看科學哲學的新路徑[J]. 自然辯證法研究. 1997(2): 4.

  [3]孟建偉. 還原論和整體論:必要的張力[J]. 哲學研究. 1997(8): 37.

相關推薦
3d走势图